<font id="lvnqnp"></font><del id="lvnqnp"></del><small id="lvnqnp"></small><em id="lvnqnp"></em>
          1. <fieldset id="73hdjw"></fieldset>
              <strike id="73hdjw"></strike><strike id="73hdjw"></strike>
                  • <span id="40gih5"></span><span id="40gih5"></span><ol id="40gih5"></ol>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28杠做牌技術|人生之船上的遙想

                    面朝江南,花開春暖

                      28杠做牌技術說,我要去江南的時候,你很茫然。

                      也不清楚什麽時候開始,我對江南有了瘋狂的迷戀,我一定要去。

                      或許是想看蘇堤春曉,銜觞賦詩,聽雨歌樓上,欲說還羞,或許是想在鳳凰棧品茗香四溢,在萍水閣淺唱低吟;或許是想撐一把泛黃的油紙傘,戴一支扇形的翠林色朱钗,穿一身清妍脫俗的旗袍,走一路澀迹斑斑的雨巷……我夢中的江南,水巷石橋,蘇河人家,塔影鍾聲,深井落花,青磚白瓦,好一個回首青梅嗅的江南。無論什麽原因,我去江南的願望都如此強烈。

                      你擡頭望天,看到了什麽,不用驚奇,只是西部大開發的後遺症,灰暗無邊也是一種境界。于是,便有那麽多攝影愛好者來到遠方,捕捉西北的天空,一個又一個綿延不斷的荒涼的鏡頭。每一個切片都洋溢著曠世的哀傷,每一段哀傷都是曆史長久的發酵,每一次發酵都伴隨著西北的荒涼。

                      匈奴的鐵蹄,揚刀躍馬的豪情;絲綢的道路,漫長甯靜的沙漠;昭君的琵琶,成吉思汗的雕弓;每一陣風都帶來了太多的沙粒,也埋葬了太多故事。

                      太多故事。

                      我急不可耐地要逃離西北的荒涼,與生俱來的滄桑。那種蕭瑟的生,蕭瑟的長,蕭瑟的亡的西北,日積月累的大漠孤煙的恐慌,令人寂寞的寂寞。

                      2015年,我想去江南,我想看一眼初唐四大才子的江南,贛江畔的鹧鸪,背著他們贈予的禮物,一上一下蹁跹飛舞,托起無限秋水長天的脈脈深情;我想看一眼柳永的江南,三秋桂子,十裏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那滾滾東去的江波的褶皺裏藏著柳永絕代的風華。

                      世界以這樣溫暖的角度被切割,太陽四射的光芒像水銀般倒灌進來,所有的縫隙都不再有空隙,凝固後發出鏡面淩冽的光,折射出一個喧囂的世界。我站在人生之船上,遙想2015,莞爾一笑,一支墨色流光的瘦筆與紙面輕輕摩擦,宜興揣飛間,有濃濃的化不開的夜色流暢的在紙上呈現出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2015,我要去江南。

                      華夢圖騰,文化天晴

                      西北的柳絮算計著春風,拉攏了陰霾,鋪滿煤城,似飄渺的葦簾遮不住陽光的縫隙,徒留悲傷與癡怨,不過是一場輕似煙羅,夢似南柯的呓語罷了。明月禁锢荒漠,沙場化爲牢籠,觊觎人間所有無奈的魂靈,風塵起蘊,只怪東風。你說這樣的西北,讓我愛不得,恨不能,我盯著她陰霾的天空,從古韻的江南汲取“我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的溫暖。

                      我想,我必須離開。

                      你說,別跑太遠,你的自理能力差,反應又不靈敏,還長著一張童叟無欺的臉。

                      我笑了笑,終究沒有回答。因爲我想青山綠水的江南不曾留遺憾地發展,而西北又何嘗不是?我知道,中國日新月異,飛速發展,以我們不能想象的速度逐漸屹立成亞洲強國,東方大國。我知道,中國越來越關注文化的繁榮,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作文網的出現……這些都是中國在不屈的成長,在摸索中铿锵。

                      希望2015年,中國的明媚進一步照亮文化的山頭,渲染出一個又一個盛大的文化圖騰,讓翰墨丹青可以開遍白芷的江頭,讓青山綠水不再頻添哀愁,讓更多的閑人雅士感歎一句“華夢圖騰,文化天晴。”

                      2015年,不是夢的結束,而是夢的開始。我坐在人生之船上遙想:面朝大海,春暖花開,華夢圖騰,文化天晴。

                    桃子,那天半夜,我突然醒了,我又夢見我考試不及格了,哭得很傷心,那夢境清清楚楚的,我伸手拂過臉頰,臉上濕濕的感覺把我嚇了一跳,我最後還是笑了,做個夢也這麽計較。可是我再也睡不著了,四周的黑暗仿佛要把我吞沒,這般的黑,也不知是要黯淡了誰的光。
                    上一次做這樣的夢還是在去年暑假,那次期末考得一塌糊塗,整個人啊就像丟了魂一般,夢中有好多好多題等著我做,可是一道我都做不起……那樣的夢做過一次就夠了,不是麽?母親說,我的運氣上半年好,下半年糟。我總是從這句話中找安慰,即使我下半年也未有絲毫的長進。桃子,我是不是很可笑。
                    窗外黑黑的,風從窗的縫隙中擠進來,“嗚嗚——”的響著,這個時節枝桠還是光禿禿的,“嘩啦嘩啦”的聲音讓我心生懷想,太過安靜的黑,容易讓人産生孤獨的錯覺,更容易落淚。不過桃子,現在我已經足夠堅強了,我不會在抱怨什麽了,我能夠自寬自慰的活了。以前總有些稚氣,聽到別人炫耀試的話語,心生不滿,就非要跟人家爭個高下,現在想想覺得挺幼稚的。這麽久,我的棱角早已被磨平了,微笑便是我最常用的表情。桃子,我想你這樣率真恐怕永遠都掌握不到它的要領吧。
                    桃子,我的身上被寄托了太多的希望,我的兄弟姐妹在學習上都不是很出彩。家裏人雖沒給我什麽壓力,可我心裏清楚。但我不是什麽天才,除了加倍努力,我別無選擇。桃子,我真真的成了大家喜歡的樣子了,你一定無法想象。現在,我可以規矩的坐著一直專心致志的做作業,我可以在表弟們打電子遊戲的吵鬧聲中記單詞,我可以……我最怕別人誇我,我始終認爲,若我2016年大意失荊州,敗走麥城,如今有多少人誇我,那時便有多少人嘲笑我。桃子,因此,我要忙起來,讓我沒有時間胡思亂想消磨自己的信心。母親卻總是勸我,出去走走,我知道,她怕我變成書呆子。
                    那天陽光真的很好,我一直走,走得很遠。成叢的三葉草卻使我不停的想到你,它的生命力就如你的活力一樣永不凋謝。你最愛三葉草,你說,找到了四葉的就找到了幸福,我不信,也從沒試著找過。可是,那天,我很認真的找了,我暗想如果我真的找到了,一定是你正在想我,但我沒能找到。如果你在的話,說不定會找到,你煙火般的笑顔浮現在我的腦海,那是我不曾擁有的,或許也不會擁有。
                    桃子,有時候想到這些,我真的覺得我可憐又可悲,從未做好我自己,我不知自己一直在尋覓些什麽,一個同學問過我有沒有特別喜歡的事,我說大概是畫畫吧。在幾年未動過畫筆之後,這樣的回答未免太過牽強。桃子,我會不會終有一天爲了自己喜歡的事而四處去流浪呢?大概不會吧,我有太多的事放不下,況且一個人如果不真關心這個世界的大小你根本不會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顛簸在茫茫人海中,恣意的活卻是更不容易的。
                    桃子,在這個花葉零稀的時節,我懷戀你做的樹葉書簽了,我最貪戀那清新的味道,就仿佛春天從未離去,那個我們一度狂戀的季節。我想你小時候偷爺爺的月季,想你拉著我蕩秋千,想你被鞭炮聲嚇哭的樣子,想你在青石板上畫烏龜的樣子……我們都曾是無憂無慮的孩子啊。
                    我總喜歡這樣不停地傻想,想起那些時刻,總能感到溫馨。從現在開始,我會更加快樂地活著,我不會太過的勉強自己,我要活得像我自己。我將會在一個春天來帶你身邊,那時的我,會跑,會跳,會大笑,能說,能道,能胡鬧。
                    桃子,到那時,你跟28杠做牌技術一起,好不好?

                    2001